1. 首页
  2. 旅游

况周颐著《蕙风词》,作品选摘【减字浣溪沙】

  况周颐(1859~1926),晚清官员、词人。原名况周仪,因避宣统帝溥仪讳,改名况周颐。字夔笙,一字揆孙,别号玉梅词人、玉梅词隐,晚号蕙风词隐,人称况古,况古人,室名兰云梦楼,西庐等。广西临桂(今桂林)人,原籍湖南宝庆。况周颐,咸丰九年(1859)九月初一日生。9岁补弟子员,11岁中秀才,18岁中拔贡,21岁以优贡生中光绪五年(1879)乡试举人。一生致力于词,凡五十年,尤精于词论。与王鹏运、朱孝臧、郑文焯合称“清末四大家”。著有《蕙风词》《蕙风词话》。

  作品选摘

  【减字浣溪沙】

  风雨高楼悄四围,残灯黏壁淡无辉,篆烟犹袅旧屏帏。

  已忍寒欺罗袖薄,断无春逐柳棉归,坐深愁极一沾衣。

  【减字浣溪沙】

  一向温存爱落晖,伤春心眼与愁宜,画栏凭损缕金衣。

  渐冷香如人意改,重寻梦亦昔游非,那能时节更芳菲?

  【减字浣溪沙·听歌有感】

  惜起残红泪满衣,他生莫作有情痴,人间无地着相思。

  花若再开非故树,云能暂驻亦哀丝,不成消遣只成悲。

  【江南好·咏梅】

  娉婷甚,不受点尘侵。随意影斜都入画,自来香好不须寻。人在绮窗深。

  【鹧鸪天】

  如梦如烟忆旧游,听风听雨卧沧洲。烛消香灺沈沈夜,春也须归何况秋。

  书咄咄,索休休,霜天容易白人头。秋归尚有黄花在,未必清樽不破愁。

  【定风波】

  未问兰因已惘然,垂杨西北有情天。水月镜花终幻迹,赢得,半生魂梦与缠绵。

  户网游丝浑是罥,被池方锦岂无缘?为有相思能驻景,消领,逢春惆怅似当年。

  【唐多令·甲午生日感赋】

  已误百年期,韶华能几时?揽青铜、漫惜须眉。试看江潭杨柳色,都不忍、更依依。

  东望阵云迷,边城鼓角悲。我生初、弧矢何为?豪竹哀丝聊复尔,尘海阔,几男儿。

  【曲玉管·忆虎山旧游】

  两桨春柔,重闉夕远,尊前几日惊鸿影。不道琼箫吹彻,凄感平生。忍伶俜。

  杳杳蘅皋,茫茫桑海,碧城往事愁重省。问讯寒山,可有无限伤情?作钟声。

  换尽垂杨,只萦损、天涯丝鬓。那知倦后相如,春来苦恨青青。楚腰擎。

  抵而今消黯,点检青衫红泪,夕阳衰草,满目江山,不见倾城。

  【苏武慢·寒夜闻角】

  愁入云遥,寒禁霜重,红烛泪深人倦。情高转抑,思往难回,凄咽不成清变。

  风际断时,迢递天涯,但闻更点。枉教人回首,少年丝竹,玉容歌管。

  凭作出、百绪凄凉,凄凉惟有,花冷月闲庭院。珠帘绣幕,可有人听?

  听也可曾肠断?除却塞鸿,遮莫城乌,替人惊惯。料南枝明月,应减红香一半。

  【摸鱼儿·咏虫】

  古墙阴、夕阳西下,乱虫萧飒如雨。西风身世前因在,尽意哀吟何苦?

  谁念汝?向月满花香,底用凄凉语?清商细谱。奈金井空寒,红楼自远,不入玉筝柱?

  闲庭院,清绝却无尘土,料量长共秋住。也知玉砌雕栏好,无奈心期先误!

  愁谩诉,只落叶空阶,未是消魂处。寒催堠鼓。料马邑龙堆,黄沙白草,听汝更酸楚。

  【水龙吟】

  己丑秋夜,赋角声《苏武慢》一阕,为半塘所击赏。乙未四月,移寓校场五条胡同,地偏,宵警呜呜达曙,凄彻心脾。漫拈此解,颇不逮前作,而词愈悲,亦天时人事为之也。

  声声只在街南,夜深不管人憔悴。凄凉和并,更长漏短,彀人无寐。

  灯炧花残,香消篆冷,悄然惊起。出帘栊试望,半珪残月,更堪在,烟林外!

  愁入阵云天末,费商音、无端凄戾。鬓丝搔短,壮怀空村,龙沙万里。

  莫谩伤心,家山更在,杜鹃声里。有啼乌见我,空阶独立,下青衫泪。

阅读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eophony.org/tour/1688.html